廣告
首頁   >    國內   >    正文

不賺錢、不同權、不在境 科創板催生新型A股上市公司

來源:首席科創官 2020-02-10 12:40:21

春節過后,A股開市已經一周,雖然大盤、個股走勢頗有些“緊張刺激”,但低開高走無疑反映了投資者的信心,不二次推遲開盤,也反映了A股更加成熟的心態。

  外匯天眼APP訊 : 中國資本市場的新希望。

  春節過后,A股開市已經一周,雖然大盤、個股走勢頗有些“緊張刺激”,但低開高走無疑反映了投資者的信心,不二次推遲開盤,也反映了A股更加成熟的心態。

  首席科創官同時注意到,作為新生事物的科創板,過去半年里,更是給A股帶來了諸多新的突破,注入了很多新的血液。

  如春節前夕,優刻得作為A股首例“同股不同權”的公司掛牌科創板、“紅籌第一股”華潤微電子IPO獲批注冊......

  首例“同股不同權”

  2020年1月20日,優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88158.SH)在科創板掛牌上市,成為中國云計算第一股。開市后,開盤價達到了72元,漲幅119.68%,市值近300億元。

  2012年成立的優刻得是中國云計算早期的拓荒者之一。根據IDC發布的2018年公有云IaaS調研報告,在國內公有云IaaS市場,優刻得位于第二梯隊,排名第八。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公有云第一股”的殊榮,優刻得還是是中國A股市場首家“同股不同權”的上市企業,開創了境內資本市場及公司治理的先河。

  資料顯示,優刻得曾于2013年計劃境外上市,因此搭建了紅籌架構,并于2015年C輪融資時在紅籌架構下設置了“特別表決權結構”,即俗稱的“同股不同權” (后因計劃返回境內上市又對上述設置進行了拆除和終止,直到2019年提交科創板上市申請前3個月,優刻得再次設置了表決權差異安排)。

  在本次表決權差異安排中,優刻得的三位共同實際控制人也即三位創始人季昕華、莫顯峰及華琨在發行完成后合計只持有公司23.1197%的股份,但由于他們持有的A類股份表決權數量被設置為B類股份的5倍,所以三人擁有了60.0578%的表決權。

  這種架構意味著,在企業上市后,實控人即便擁有較少的股份,卻依舊能以大于其股份的表決權,對企業加以控制。華為、阿里、京東都是這種架構。但在過去的A股,卻并不允許這類企業上市,上述公司也只能望而興嘆或遠赴境外。

  例如,2013年阿里巴巴曾希望在中國香港上市,但由于當時港交所制度的不允許,最終遠赴美國。也是這次錯失,讓港交所意識到“同股不同權”對科創企業的重要性,于是特意修改了上市規則,最終吸引了小米、美團點評等一批重量級中國科創企業,還在去年底迎回了阿里巴巴。

  而作為“同股不同權第一股”,優刻得的上市也意味著同股不同權在A股的正式破冰。

  “紅籌第一股”

  同樣引發關注的還有華潤微電子。

  就在優刻得掛牌的同一天,證監會發布公告,華潤微電子獲批注冊。

  華潤微電子是華潤集團在境外的半導體投資運營平臺,也是國內最大的功率器件企業,擁有芯片設計、晶圓制造、封裝測試等全產業鏈業務;擁有無錫華微、華微控股等16家境內控股子公司,20家境外控股子公司以及1家參股公司。

  資料顯示,華潤微電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中國華潤,曾于2003年在香港上市,并在2011年11月私有化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華潤微電子也是一家設立于境外的紅籌企業(指注冊地在境外、主要經營活動在境內)。

  以往這樣的企業回歸,面臨著諸多不便和難題,直到科創板新規出臺,允許符合一定條件的紅籌企業境內上市,才為此類企業打開國內融資的大門。

  身披集成電路和“紅籌架構”雙重彩衣,首席科創官注意到,自華潤微電子2019年6月26日科創板申請受理到2020年1月20日注冊生效,期間才過了短短的81天。

  1月31日,華潤微電子正式啟動招股,國內“A股紅籌第一股”的上市進程進一步推進。資本市場人士認為,作為“紅籌回歸”的重要范本,華潤微電子為類似企業的回歸增強了信心。

  首家“未盈利”企業

  除了組織架構上的“松綁”,科創板對上市企業財務上的包容,也取得了突破性的創新。

  就在2019年除夕夜的前一天,澤璟制藥在上交所的一聲鳴鑼,敲響了A股首家未盈利上市企業的征程。

  招股書顯示,澤璟制藥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專注于腫瘤、血液疾病、肝膽疾病等多個領域新藥研發的創新藥企。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所有產品均處于研發階段,澤璟制藥尚未開展商業化生產銷售,也尚未實現收入和盈利。財務數據顯示,在2016年~2019年上半年,澤璟制藥的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28億元、-1.46億元、-4.4億元、-3.41億元——四年合計虧損超過10億元。

  若對照傳統板塊IPO標準,受限盈利指標門檻,澤璟制藥基本與A股無緣。不過科創板卻為這些未盈利企業的“A股夢”提供了可能性。

  招股書顯示,澤璟制藥目前擁有11個主要在研藥品,其中已有6個新藥進入臨床試驗階段,4個處于II/III期、2個處于I期。由此,他們采用了科創板第5套上市標準,即“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40億元,主要業務或產品需經國家有關部門批準,市場空間大,目前已取得階段性成果。醫藥行業企業需至少有一項核心產品獲準開展二期臨床試驗,其他符合科創板定位的企業需具備明顯的技術優勢并滿足相應條件” 。

  這套標準未對企業有盈利上的要求,從審核來看,上交所對澤璟生物的虧損情況給予了關注,但在充分信披之后并未成為發行的障礙。

  事實上,在科創板之前,A股沒有未盈利企業的上市通道,不過2018年港交所允許未盈利生物醫藥公司上市后,曾掀起相關公司赴港上市熱。由此,科創板第五套上市標準也被認為是給未盈利生物醫藥類企業而量身定做。

  首例“A+A”

  除了利好此前缺少融資渠道的創新型企業,科創板也為A股“老前輩”分拆上市創造了契機。

  2019年12月18日,中國鐵建拋出了分拆子公司鐵建重工至科創板上市的預案,成為《上市公司分拆所屬子公司境內上市試點若干規定》出臺后,首家宣告分拆上市的A股上市公司。

  實際上,早在11年前創業板設立之初,分拆上市就已經在被討論,但忌憚于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諸多爭議,監管態度一直游移不定。

  而在《關于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實施意見》中,證監會首次明確表示了達到一定規模的上市公司,可以分拆符合條件的子公司在科創板上市的意見。

  直到12月13日,《上市公司分拆所屬子公司境內上市試點若干規定》正式出臺,明確了分拆上市的若干具體條件。討論了十年之久的分拆上市,終于有了明確指引。

  據公開信息顯示,中國鐵建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隸屬于世界500強企業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集隧道智能裝備施工、高端軌道設備裝備的研究、設計、制造、服務于一體的專業化大型企業。

  而繼中國鐵建率先公布“A拆A”預案之后。2020年1 月6日晚間,上海電氣發布公告稱,擬分拆所屬子公司電氣風電至科創板上市,成為發布分拆預案的第二家A股公司。

  首席科創官注意到,自2019年以來,資本市場分拆上市概念似乎頗受追捧,包括石藥集團分拆新諾威、中信股份分拆中信出版、復星醫藥分拆復宏漢霖等多家上市公司完成分拆上市。其中,分拆至科創板完成上市的就有兩家,心脈醫療和金山辦公。

  而自《分拆規定》落地后,上市公司分拆子公司至科創板上市的意愿似乎更加強烈。據首席科創官不完全統計,目前至少有樂普醫療、中集集團、楚江新材等A股上市公司均表示將積極推動分拆子公司科創板上市。

  業內普遍認為,境內分拆上市對于上市公司的幫助可以體現在多方面,如經營更加專業、信息更加透明、估值更加合理,有利于分拆后的公司市場定位更加聚焦,避免了業務混同帶來的估值難、估值不合理的問題。

  如果嚴格劃分,科創板的上市條件除了以“市值”為核心的5套標準外,針對紅籌企業和特殊股權結構企業,分別制定了4套、2套上市標準,共11套標準供企業自主選擇。其中有10套上市標準沒有盈利要求,且有1套上市標準完全沒有財務指標要求。

  在放寬各種限制后,科創板對科創企業的吸引力可見一斑。

  而隨著諸多同股不同權企業、紅籌企業、未盈利企業一一過會、上市,科創板的創新與包容已然被證明不是“紙上談兵”。

  過去一年,科創板已經使一批原本與國內資本市場無緣的科創企業有機會進入直接融資的軌道;相信在鳳凰涅盤后的2020年,科創板也將會繼續大放異彩,為資本市場和更多企業帶去更多希望。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欢乐斗地主正版下载安装到手机